首页>MBA新闻
全球货币体系开启第三次寻锚 中国要成新金融强国
发布时间:2017-09-21  点击数:340  

920日晚18:30,蓟门法治金融论坛第三十八讲《全球货币体系第三次寻锚》在中国政法大学(蓟门桥校区)科研楼二层学术报告厅隆重召开。本次论坛主讲嘉宾是中金公司董事总经理黄海洲博士。本次论坛由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资本金融学院院长刘纪鹏主持。


(蓟门法治金融论坛第38讲《全球货币体系第三次寻锚》)

高朋满座 鸿儒共叙货币体系

出席本次活动的校外嘉宾有:广州供电局有限公司董事长甘霖,中金黄金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晋定,天相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林义相,和讯财经中国会秘书长李犁,北京达毅信投资公司总经理程泊霖。校内嘉宾有: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李树忠,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朱晓武、巫云仙、胡继晔、宏结、陈佳俊以及资本金融研究院武长海教授。法大MBA及各学院近300位师生到场,学术报告厅座无虚席,很多学生为了能聆听精彩席地而坐。


(蓟门法治金融论坛主持人刘纪鹏教授)

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在开场致辞中表示,目前美元主导的全球货币体系摇摇欲坠,世界金融危机风险如影随形。无论是比特币、莱特币,还是美元、欧元、人民币,都想在世界主导货币争霸中拥有一席之地。但这些虚拟物品如何能以一般等价物的“皇帝”身份与任何特殊等价物进行交换的问题一直引人注目,虚拟货币需要寻锚,以求锚定,所谓国家信誉与矿机生产显然不能服众。历史上全球货币体系的锚经历了黄金、美元、黑金,但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脱缰野马的经济现实如人们所见,买单的还是全世界。国际金融和货币体系将何去何从?这个高深莫测的金融之谜,无论是金融家,政治家还是学者和首富们都在拼命探寻。黄海洲博士作为有着20多年的国际金融和货币体系研究经历的投行经济学家,今天将会为我们带来一场理论和实践,国际和国内相结合的精彩演讲。

随后,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李树忠为黄博士颁发聘书并简短致辞。李树忠首先祝贺蓟门法治论坛第三十八讲秋季论坛开讲。他说,中国政法大学经过多年发展,已经由一个法科为主的单科性的大学转变为以人文社科为基础的多学科大学。法律不是凭空,必须和我们社会实践紧密结合,中国政法大学的学生必须要掌握经济社会的实际状况,才能平衡法律关系和社会关系。资本金融研究院成立以来实现了学校学科领域的丰富化、高端化、综合性化,为中国政法大学的多学科建设贡献了众多资源和力量,商学院和资本金融研究院在刘纪鹏院长的带领下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高屋建瓴,探寻资本寻锚更迭演进

黄海洲博士以金融大周期的历史演进“三次寻锚”为切入点,强调了货币与外部联系日益紧密的宏观经济趋势。全球货币体系的“锚”在过去的若干年间发生了巨大变化,按照每四十年一个小周期,每八十年一个大周期的规律进行着秩序的调整和体系的更迭。


(主讲嘉宾:中金公司董事总经理黄海洲博士)

第一锚:一极主导,一币挂金,体系创设,固定汇率,浮动目标。全球货币体系的第一次寻锚在1929年——1935年之间,在此之前世界经济奉行金本位的“锚”,即拥有多少金子便发行多少货币。英国是金本位的忠实守护神,在此期间,因为金储量和货币的相对稳定,世界经济整体波动力不大。19291945 16年之间发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果是全世界比较发达的五个国家(英法德日美)中,除美国之外其他四国经济政治金融都遭受到重创。

第二锚:一极主导,多币无金,体系演化,浮动汇率,通胀目标。二战后,美国毫无疑问成为了当时的世界霸主,1945年的GDP占全球的50%,黄金储备是全世界的70%,呈现一枝独秀状态。美元也顺理成章地成为全世界的锚,1945年后,美元被称为“美金”——美元和黄金挂钩,其他货币和美元挂钩。战后,美国通过马歇尔计划援助他国进行经济恢复,但到了1965年后,全世界的经济体开始发展。德国马克、日本日元日益恢复,美国的黄金占有率逐年下降,美元变成了没有黄金支撑的货币,摇摇欲坠。当1972年,尼克松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的时候,如果按照1盎司=35美元的数据来恒定的话,美国的黄金储备已经不足以支付全世界的美元数量了。结果是,上世纪70年代世界经济出现了恶性通胀,1978年成为历史性转折点——世界货币政策变更,国际汇率政策更迭,各国经济结构改革,中国迎来改革开放,世界又一次找不到锚了。

第三锚:多极联手,多币无金,体系改进,浮动汇率,增加目标。综上而言,黄博士表示,锚即全球货币体系问题。人类注定无法回到金本位,而事实上金本位本身也不具备创造流动性的能力。目前,中美两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全球货币寻锚与大国崛起关联密切。


真知灼见 现场点评精彩爆棚


(点评嘉宾:天相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证券业协会副会长林义相)

黄海洲博士主题演讲结束后,天相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证券业协会副会长林义相进行了点评和分享。他表示,中国正处于伟大的时代,伟大时代的变革需要理论现行,每一次利率的变化和调整都意味着经济界的震动。在全球货币体系寻锚的重大背景下,中国在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后,经济增长模式和相应的货币政策也在不断的变化。同时,想成为新锚需要具备诸多的内外因素:首先锚要“镀金”,无金则不立;其次锚要硬气,这种硬气包括军事实力、社会稳定性、制度合理性;第三锚也需要软实力,即来自世界的文化认同、价值观认同。中国进一步与国际接轨,成为“新锚”的希望在90后们身上,二十年后90们将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社会经济制度、政治制度、文化制度需要年轻人去不断完善。


(点评嘉宾: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朱晓武副教授)

随后,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朱晓武副教授进行了点评。他提出了“波动性”的解释,即以美国为首的世界前一百家公司来考察经济影响,并指出问题在于币值的稳定与货币供给方面处于两难境地,可能的解决思路即——寻锚。朱晓武老师也提出了中国进入SDR的必然性以及“头部效应”而非长尾两个观点,他戏言“期待火星币的出现,那也许是下一个SDR”。


(点评嘉宾:中金黄金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晋定)

中金黄金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晋定也结合自身经验分享了与会心得。 他提出,黄金的价格不受供求关系和原材料的影响而是与国际政治息息相关,正所谓“乱世黄金”,金一直以来被中国人视作较为稳健的投资方向。作为世界第一黄金消费大国,中国必定会在未来世界经济格局中成为一极,“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我们应该对未来充满信心。


(点评嘉宾:广州供电局有限公司董事长甘霖)

广州供电局有限公司董事长甘霖先生也就货币体系以及国际经济政治制度分享了收获,他表示,世界经济格局与政治局势一直关联密切,欲想营造和平稳定的世界环境,必先繁荣世界经济。


全体嘉宾合影留念)

活动结束后,很多MBA学生围在嘉宾身边久久不愿离去。同学们不仅表达出对主讲嘉宾专业的学术水平的敬仰之情,也深深感叹蓟门法治金融论坛使他们眼界更宽,视野更远!此次讲座深入细致地梳理了全球货币体系与世界经济格局的演变以及“三次寻锚”的货币周期体系的完善,黄海洲博士用生动幽默的语言深入浅出地为现场师生答疑解惑,为法大师生奉献了一场精彩的世界金融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