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MBA新闻
开创法商管理的新时代――关于法商管理的探索和思考
发布时间:2010-12-14  点击数:1647  

  11月28日,由我校商学院及MBA教育中心承办,为期两天的2010中国法商管理高端论坛在我校昌平校区胜利闭幕。本届论坛的主题为:开创法商管理新时代。作为法商管理领域最权威的论坛,两天议程中,共有近千人参加此次大会,盛况空前。


  我校商学院院长兼MBA教育中心主任孙选中教授在会上详细阐述了“法商管理”教育的概念和未来发展的方向。以下是演讲的现场实录:


  各位嘉宾,我今天的演讲主题是开创法商管理新时代关于法商管理的思考和探索,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思考了十多年,就是说1995年中国政法大学开办工商管理专业以来,我们就提出了这样的一种法商结合的人才培养模式。但是这种模式到底怎么进行,我们通过了一段时间的思考和探索,提出了五个方面的问题:这五个方面的问题,今天应该说没有真正得到完整的解答,但是他会引起我们进一步地思考和认识,在这个里面我希望跟我们在座的嘉宾和各位,我们共同探讨法商管理的新的命题,迎接新时代给我们的挑战。


  这五个问题:


  第一个是关于法商管理时代的问题。一个新的思想和一种新的理论的产生,一定是时代的产物,他应该和时代的需求密切的结合。那么我们提出法商管理这样的一个新的思想,它的时代背景应该是从中国的经济发展来说,我们看到是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变,从管理来说从经验向实践的转变,经过活动方式,我们从本土向全球转变,从经济活动的实质内容来看,正在从整合资源向整合规定的一些制度的转变。实际上这几个方面的转变,给我们奠定了新时代的一种特殊的时代背景。实际上我们通过这种转变,我们可以看到,我们更加熟悉的是这样的一些计划经济市场经济整合资源等等的。但是现在我们面临新的挑战,那么在这样的一种背景下,我们必须要变革传统的管理。那么变革传统的管理,我们面临新的挑战应该是什么样的管理,所以我们提出我们应该是法商管理,这是第一个问题。到这个时代背景,我们还可以去进一步思考和挖掘。


  问题之二,既然叫法商管理,它的研究的领域应该是什么?它的定义应该是什么?我们看传统的管理,我们更多熟悉的是组织的管理,然而今天我们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公司的治理问题,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企业现在经营出现的问题,不是因为组织管理的能力,而是公司治理的能力出现问题。


  第二个我们传统的管理更多的是资源的管理,但是我们现在还不太适应契约的管理,其实刚才江先生已经谈到这个问题。


  第三我们更多熟悉的是竞争市场。但是我们缺乏把控标准,到这样的一种标准,应该是什么样的标准,我们今天下午还有嘉宾会谈标准建设的问题。


  第四我们忽视了我们任何一项经济方式,潜存着很大的法律风险。所以我们熟悉的是组织管理、竞争市场和商业风险,但是我们现在缺乏的是公司治理、契约管理和法律风险。它也给我们从法律的角度,我们要有新的问题探索,这就是我们的法商管理应该研究的一些问题。那么由此我们必然面临一种挑战,就是如何得法经商、或者得法应商,不仅要执行和尊重相关的法律,还要去掌握相关的法律来经商。总之这也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这个问题正好就是法商管理应该思考的问题。


  问题之三,法商管理,那么在这样的一种背景和研究过程中,能不能产生这种新的学科,我们暂时叫法商管理的学科。但是谈到学科,就谈到了学科的体系怎么建立,在这里我们也提出了一些问题:


  第一个就是商学知识和法学知识的结合。它第一个层面是知识的结合,第二是思维的结合。因为在商学知识里面,或者思维方式里面更多强调的是追求的是效率,而法学知识里面更多的思维是强调追求公平。这两者怎么结合。


  第三个是文化的结合。商业的运行有一种商业的规则和文化,法律他有他的活动的方式和特定的文化,所以这实际上更深层次两种文化的结合,还有更深、更高层次的。在商业经营里面,我们强调的是经商的智慧,法律强调的是法律的精神。这两者怎么结合,实际上也给我们的学科提出一个问题,我们这个学科怎么建构,我想至少在知识、文化、以及精神方面的建构,这个可能就给我们的学科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怎么来建构法商的学科。


  使我们的法商结合真正做到道气一体,那么法商管理应该传什么?其实我们看到我们更多的传统的管理,传的是商道,法商管理要注重商道中的法制。解惑解什么惑?其实我们更多的解惑是商道,比如说把一些好的案例介绍给我们的经营者,我们不仅要有商机还应该有法镜,有法镜来介绍。今天下午我们也有一个由中国政法大学开拓的一种新的方式,就是说从法学的研究共同来点评我们的法学的案例。里面我们既有商机也有法气。


  第二个是授业。在中国现在市场经济这样的一个法制的过程中,我们存在一个很大的缺失,就是我们怎么样去经营和做好法人。这样的一种公司组织怎么经营,曾经我看到两个资料一个是来自日本的,一个是来自德国的,他们俩不约而同都谈到了一个问题,就是说现在在世界上成功的经营活动的人士,他们认为有两类,一类人是商人,一类人是组织化经营者,这两个资料从不同的角度谈到的,在世界上做商人最成功的有两个国家和民族。


  一个是犹太人、以色列,一个是中国人、华商,所以华商在世界上是很有影响的。同时他们谈到组织化成的也有两个,一个是德国,一个是日本。如果我们去深究这个背后的原因,我们会看到,实际上组织化的经营者,实际上指的是善于经营这种组织、公司这种法人,这是我前面谈到的,我们去组织法人可以,但是我们公司治理往往出问题。这就是说我们授业,我们培养的不仅仅是做好商人,而且我们要经营我们的组织,要做好法人。这个就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在现在这样的一种背景下,能不能从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培养的人,我们不仅能做好商人,我们也能做出我们的世界知名的公司来。也就是说做好我们的法人。


  当然我们做了十几年的探讨,就是做了我们的一些经验的探讨。就是经商。


  最后一个问题,必然提出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说在这样的一种体系中,能不能建立这种独特的学派,当然这个学派有他特定的内涵来支撑:


  第一个是要有我们共同认识的学术共同体。


  第二个是我们的学科要有实力。


  第三个我们要形成独特的学派的范式。


  因为库恩写的一本著名的,强调科学革命的著作,强调了一个科学革命的产生是一种范式的计划,范式的存在就是学派的存在。所以我们有这样的一种共同的奋斗的目标,去建立我们这样的范式,以便真正地建立起,具有法商管理特色的法商管理学派。


  当然我们回忆一下,这里我们的五个问题,我们仍然在探讨和思考,借今天的中国法商管理高端论坛,把我们的思考提供给大家,我们希望通过我们大家的探索,对这五个问题有更全面、深入的解答,真正在这个基础上培养我们具有法商管理综合素质的人才,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法商管理学派。


  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