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MBA新闻
父亲和我——领导力理念的代际传承 2016级 P2班 刘志强
发布时间:2017-12-18  点击数:332  

每个人走进课堂时,都带着自己对于领导力的理解,也带着各种各样的领导力故事,现在讲讲关于父亲和我的领导力故事。

在我15岁那年,我们全家在新疆北部最令人喜欢的度假胜地喀纳斯湖度过了一个短暂而快乐的暑假。我还记得在那个环境安静、优美的度假小镇上,我们在一家当地老酸奶店门前停下来的场景。虽然我和兄弟姐妹都为这地道的老酸奶感到兴奋,但我的父母却有更严肃认真的想法。我父亲后来告诉我:我们当时非常认真地考虑买下这家新疆老酸奶店,然后全家搬到这里来生活。已经厌倦了汽车修理厂的经营。

那时,我父亲经营的汽车修理厂遇到了麻烦。就在几周前,他的员工犯了一个错误,导致客户的汽车在高速公路上发生机车故障,使顾客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由于内疚,我父亲开始怀疑他是否有能力再继续经营汽车修理厂的生意。而在一家老酸奶店可能发生的最糟糕的事情是什么?有人掉了一个碗装的老酸奶,然后搞得一团糟,不过是可以很快处理好的事情。

当时,父亲做汽车修理厂的压力很大。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十分注重细节,几乎所有的事都是一手把控,亲自经营企业、管理客户服务、处理财务、招募和解雇员工,甚至连保持办公室整洁都亲自动手。有着似乎永远都不会结束的待办事项清单,父亲经常一天工作15个小时,只剩下很少的时间照顾家人。由于他是业务的中心,业务只围绕他转,而不是根据明确的管理制度运作,他的缺席将导致整个企业功能失调而无法运转。在那年夏天的短暂家庭度假中,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打电话,处理公司出现的紧急情况。事事亲历亲为,使他不得半分的空闲。

我父母考虑买下老酸奶店并不完全是出于经济考虑。虽然新疆北部夏季是阳光明媚的度假胜地,但是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这里都是寒冷多云、飘着雪的。这并非完美的适合老酸奶的天气,而且很难靠老酸奶的生意来养活四个孩子。但比起从前父亲每天面对的汽车修理厂那样监狱般的压力和焦虑,这是个非常有吸引力的生意。

现在,十多年过去了,父亲仍然运营着他的汽车修理厂,但情况却大不相同。现在的汽修厂比以前大很多,拥有几十名员工,运行效率非常高,提供一贯高质量贴心的服务;每年能够带来数百万元的收入,利润丰厚。去年夏天,我们非常高兴地回到家乡庆祝它成立30周年。

父亲在从危机走向繁荣的道路上所表现出来的特质,深深地影响了我的领导力理念。

1.责任感

回想那天在老酸奶店门口的情景,那时我对父亲的钦佩之情实际上是源于他在这种情况下的内疚感。被汽车修理店经营的责任压垮,父亲感觉不足以按照自己的标准来满足顾客的需求,以至于决定离开他自己的公司。在父亲心中,工作是自身的一种表现。这不仅仅是赚钱的一种方式,而且是一种社会目的,就是在社会中发挥必要作用的一种方式。

这种思维方式是有家族遗传的。1950年,我的祖父从河南移居到新疆,成立了一家饭馆,最终传给了父亲,现在由我的叔叔接管。来自一个这样的家庭,你无法不把自己的工作、生活和社会责任看成是内在交织在一起的。

以这样的方式看待工作,观察世界的方式和采取的行为是不同的。记得当我在学校遇到挫折的时候,父母教育我应有的责任感:你的老师和同学是我们家族企业的客户,当你表现不好时,就会给我们家带来坏名声,把企业的声誉置于风险之中。

2.挫折时求变的能力

在重压之下,父亲做了一些不符合常理的事情。他没有继续投入到工作中去,为之付出更多的精力;而是放慢脚步,寻求帮助。他给自己和生意做投资,首先返聘了几年前离开的一位年轻而表现出色的雇员,支付略高于市场价的工资,让他负责管理客户服务。由于工作出色又受到父亲的重用直到今天他还在为我父亲工作。

其次,父亲意识到通过实施企业系统管理来发展自己业务的必要性。他在北京找到了一家专门从事企业管理咨询的公司对汽车管理厂的业务进行管理咨询。尽管那家公司位于3000多公里以外,但他仍然坚持每个季度过去一次,学习如何更有效地管理自己的公司。不久之后,他开始带着自己的员工不断地坐飞机飞到北京去学习。现在,10多年过去了,他依旧如此,了解所在行业的新发展,学习新的行业知识。

在一个稳固、优良的管理体系下,父亲进行了一系列持续地投资以扩大公司现有产能。他拿出银行的贷款增建新厂房,每次扩建都是经过了仔细考虑和财务建模分析。他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冒险总是让他感到不舒服,但经过周密的计划,他能够尽可能地确保自己会成功,而不至于失败。父亲不是一个赌徒,而是一位理智的冒险者。

在缺乏知识和未解的不同领域,父亲也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外部顾问的帮助。我曾见过他在管理、市场、运营和继任者计划等多个方面与独立咨询顾问密切合作。作为一个如机器般精准、以任务导向的人,父亲总是与对人的管理做斗争。然而,他并没有忽视这个问题,而是聘请了多个咨询顾问,他们在一起工作了许多年,慢慢培养出一种工作默契。去年我回家的时候,父亲得意地对我说:我再没有比这更团结协作的团队了。

最后,父亲总会坚定不移地信任他人,让他们体会到从没有被怀疑的时候。正因为如此,父亲经常被指责为幼稚。他的员工中有人行窃,有人撒谎,用各种方式利用他的信任。然而,这并不是全部。信任别人的消极面是很明显的,但它积极的一面仍是非常强大的,父亲对我说:我相信信任他人也帮我吸引更多优秀的人。虽然总是会有一些坏苹果,但是大多数人却更倾向于感激我的信任,并且更加努力地工作,更加忠诚于所工作的企业。有一次他的一名员工告诉我:刘总是我见过的最通情达理的老板。

3.清晰的做事原则和企业价值体系

父亲一向是个有原则的人。他一生都是佛教徒,在父亲 18岁那年,他几乎放弃了所有的一切,加入一个佛教组织,为家乡贫困地区的居民服务。在那个地区里,他开始为佛教成员免费修车。后来这成为他今天一直经营的项目。

在谈到对与错时,我和父亲的观念并不总是一致的。他的世界观使他常常把事物看得很清楚透彻,黑白分明;而我更易于接受灰色地带。他曾经对我说:如果北京的商业有灰色地带,那你为什么在北京待那么长时间?他的原则,虽然是力量的源泉,有时却使他缺乏地域文化灵活性。

尽管我们有分歧,但父亲明确的做事原则和价值观为他自己、他的雇员和他的顾客提供了明确的预期。人们知道可以信任他,因为他们知道父亲相信比自身更伟大的价值观,并对这些信念负责,即使人们不会借此直接获益。这些有助于父亲成为一个可靠的商人和雇主,建立一个知名的企业服务品牌。

最后的思考

在工作中,我经常培训来自全国的各行业高新技术产业的领导者们。乍看上去,有人可能会认为,在中国这些互联网巨头快节奏的行业中,借鉴来自家族企业的经验是没有多少价值的。我不同意这个观点。我相信从我父亲身上学到的许多东西,在更多方面超越了行业和文化的限制。卓越的领导者对他们的生活的家乡有强烈的责任感,不管是自己家乡的几千民众还是数亿万计的互联网在线用户;优秀的领导者把追求企业效率放在自我的首位,并且不害怕在从挫折寻求变,不管是领导一个二十人还是两万人的公司。聪明的领导者相信比自己更伟大的事情,并且保持价值观和行为一致,即使这写对他们并没有直接给个人带来好处。

去年夏天回新疆探家的时候,一路开车向北,停在小时候一家人去过的那个著名的度假小镇,在开车经过那家新疆老酸奶店时,我看到橱窗上面有一个牌子写着待售二字。我笑了,为父亲一路走来所经历的一切感到自豪,并为他在危机时刻做出正确的决定感到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