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MBA新闻
蓟门法治金融论坛第68讲 邓志雄: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八点理由和七个方式
发布时间:2019-03-22  点击数:946  


图:讲座现场

320日晚,中信大讲堂-中国道路系列讲座第49期暨蓟门法治金融论坛第68讲在中国政法大学学院路校区科研楼学术报告厅举行。本次论坛邀请中国电信、中国铝业、保利集团外部董事,国务院国资委产权管理局原局长、规划发展局原局长邓志雄主讲《关于混改的八点里由和七个方式》。

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理事长、中信集团原董事长、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理事长孔丹,国务院国资委资本局局长李冰,网英大国际集团董事长李荣华,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郭克彤,中信出版集团副总编辑、《经济导刊》杂志社社长季红,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原国务院国资委企业改革局副局长周放生,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郝叶力,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常委、股份公司副总经理刘德辉,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综合室主任、中信基金会青年学会副秘书长贾涛,广东省交易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刘闻等多位嘉宾出席此次论坛。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教授担任主持人。


图:孔丹理事长、邓志雄董事、刘纪鹏院长与学生会面

讲座开始前,刘纪鹏院长陪同孔丹理事长、主讲嘉宾邓志雄董事与50位商学院优秀本科生代表亲切会面。孔丹理事长向法大学子传达习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精神。他说,习总书记非常重视青年人的成长,他在最近的讲话中特别提出“学、思、践、悟”的学习方法,希望同学们记住这四个字,无论对目前的学习,还是未来的工作都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孔丹表示,商学院举办的蓟门法治金融论坛就是在自觉践行党中央和习总书记对青年的教育理念。


图:刘纪鹏院长致辞

刘纪鹏院长首先介绍到场嘉宾并开场致辞。他说,如果说股份制是从外部把国有资本、民营资本、外商资本以份额化的方式共融于现代股份制公司的话,那么30年后再提混合所有制改革,其重点应该是在国有企业内部,以劳动者和经营者的出资和国有资本相融合为主,最终实现劳动和资本的统一。这不仅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以经营者和劳动者所代表的工人阶级和国有资本相融合分享利润的重大理论创新,也能够解决西方市场经济成熟国家长期悬而未决的劳动与私人资本相对立的难题。同时,还可通过劳动和资本共享利润这一新的产权形态探索国有企业内部对经营者的激励机制创新。

刘纪鹏院长介绍说,邓志雄同志在我国产权理论、国资改革方面,是一位具有丰富经验和较高理论造诣的学者型官员。自上个世纪80年代起,他先后参与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国家有色金属工业局、国家经贸委有关部门的改革工作,2002年国务院国资委成立后,他又先后履职产权局、规划局局长的重要岗位。他完整经历了中国国企国资改革的整个过程,特别是直接参与了国有资本存量转让和国有资本增量募集两个重要改革政策的制定工作。今晚的讲座志雄同志将会系统探讨混合所有制改革过程中的诸多问题。


图:邓志雄董事

邓志雄董事从混改的基本概念讲起,从社会财富结构优化、社会发展动能变革、市场形态与生产主体变化、企业资本形成与运营方式更新、深化国企体制机制改革因素、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相互融合、境外投资风险防范和企业员工积极性调动等8个方面阐述混改的必要性。随后,邓志雄董事又总结阐述了包括改制上市、产权转让、增资扩股、合资新设、并购投资、资产处置和PPP在内的7种混改方式。

公有资本+非公有资本+其他

邓志雄首先详细厘清了混合所有制的概念定义。按照中央正式文件的表述,混合所有制是指国有资本、集体资本合非公有资本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财产所有权制度。从公有资本和非公有资本的融合角度,我们就可以区分开混合所有制和公司制、股份制企业,也可以确定混合所有制包容了有限合伙企业这样的新型企业制度。

从我们现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来看,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公有制、私有制、混合所有制都是现阶段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国企改革的阶段性深化角度来看,从“国营企业”到“国有企业”再到“国资企业”,发展了混合所有制经济。

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一个明确要求。党的十九大进一步强调: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培育世界一流企业。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是要求,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是路径,培育世界一流企业是目标。把混合所有制作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表明中国共产党对现阶段社会基本经济制度的认识已经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

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八点理由

为什么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邓志雄从儒家的“执两用中”理念、道家的“三生万物”思想和“稳中求进”的新时代要求出发,用八个理由阐述了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必要性和必然性。

邓志雄指出,全球各国改革调整的实践证明,走计划经济封闭僵化的老路,会导致发展不足;走全盘私有化改旗易帜的邪路,会导致发展不当;只讲要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不注重混合发展,会导致争吵不断、发展不稳。只有既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又注重二者的相互融合,才能执两用中、三生万物,才能使经济社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才能实现稳中求进、高质量发展。

一是社会财富结构优化因素。混改的历史使命主要是要构建既有效率、又讲公平的高水平高质量发展,推动社会财富结构从哑铃型发展为橄榄型。

二是社会发展动能变革因素。信息化时代社会生产力的主要动能日益由机器转向脑力,资本须更多借助于人本赋能才能更好的运动增值,脑力逐渐资本化,人本深度参与企业利润分配。这就要求我们采取各种各样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形式。

三是市场形态与生产主体变化因素。信息智能时代的市场形态以网络平台为主导,C2B正逐步取代B2C成为市场上的主要交易方式,能综合配置全球各种资源的平台型企业在促进社会双创中加快发展。协同、开放、共享的创新发展要求国有资本与大众个人资本融合发展。

四是企业资本形成与运营方式更新因素。2005年后,全球企业资本形成渠道已不再以股市融资为主,而是以有限合伙基金的股权融资为主。为适应创新发展需要,应将有限合伙企业制度纳入现代企业制度建设目标中,国资企业制度与有限合伙企业制度结合后的企业应归于混合所有制企业。

五是深化国企体制机制改革因素。应将国资控股企业、国资参股企业作为混合所有制企业对待,由公私各方股东共同商定混合所有制企业章程,按章程来管人管事管资产。私人控股企业中的国有资本则应设立新的投资监管办法。

六是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相互融合因素。互联网和物联网的发展,使社会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边界日益模糊,应鼓励私人生活资料融于社会生产,通过混合经济和共享经济等制度安排实现与公有资产的有机结合。

七是境外投资风险防范因素。中国的进一步发展需要扩大高水平开放,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要求中国资本走出去与一带一路沿线等各国资本有效结合。为减少走出去阻力,降低境外投资风险,增进相关国家合作与友谊,应减少国有独资形态的境外投资,提升与国内资本、所在国资本合国际资本的混合运作。

八是企业员工积极性调动因素。为发挥好创业者和企业家作用,充分调动职工群众积极性,防范人才流失对企业竞争力的影响,国资企业需要以多种方式实行员工持股,形成国有资本与员工出资的有机混合,促进各方利益融合和力量协同,培养企业内生动力,推动企业长期健康发展。

邓志雄指出,科技创新、市场演化、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制度更新、社会发展、巩固基本经济制度、发挥好员工积极性,都要求我们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面向未来,我们要结合国情企情,既关注两端,也重视中间,着力解决好混改中的一系列难题,创造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机制和制度。

混改的市场准备

邓志雄进一步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必须解决以下五个问题:第一该不该混合?第二该由谁来混合?第三该与谁混合?第四该以什么方式混合?第五该以什么对价混合?

邓志雄认为,混改是不同性质产权的嫁接,应该在资本市场公开竞争,阳光操作,以提高交易效率,降低交易成本,优化资源配置,防止国资流失,预防交易原罪,控制权力腐败,其路径就是建立产权交易市场。股票市场来推动混改是全球的共识,解决的是上市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产权市场来服务于混改,是解决非上市企业、非上市部分的产权流转,这是中国的经验,也是中国的特色。

产权市场是“一对多+多对多”的自主交易平台,可为参与混改的各类交易主体创造更多资本形成和流转的机会。从1988年国内第一家产权交易机构在武汉成立。历经30年的改革完善和曲折发展,中国产权市场已经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历史性变化,正由源头治腐的阳光平台逐步提升为非标准化资本市场。

2015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将产权交易市场与证券交易市场一同平行纳入“资本市场”范畴,产权市场的资本市场属性正式在国家顶层设计层面得以确立。自此,中国率先创建出了复合资本市场,可以分别为上市和非上市企业提供产权形成与流转的资本运作服务。

产权交易制度的建立和发展经受了实践的检验,也获得中纪委、透明国际等国内外组织的肯定。同时,也在联合国南南合作中得到应用。

混改的七种方式

那么,如何利用这两个市场进行混改?邓志雄提出了混改的七种基本方式,即一改制上市;二产权转让;三增资扩股;四合资新设;五并购投资;六资产处置;七PPP。作为最基本的方式,国资委的产权局对每一种方式都有具体的制度规定。单在实践中,混改的实现更多的是几种基本方式的组合嫁接。

邓志雄结合理论与实践,用鲜活的例证和丰富的图表向听众们阐释了这七种混改方式,同时,也提出了诸多精彩的观点。他认为,上市是企业发展的手段,而不是改革的目标;没有信息化就没有产权交易市场,没有国有产权就没有交易对象,息对称是基础,挑起竞价是关键,靠市场化机制,用信息化手段是搞好产权市场的根本;投资并购要“六看”:一看空间,二看时间,三看行业,四看企业,五看管理团队,六看股权结构;等等。

邓志雄表示,混合所有制改革就是市场化的过程,要以市场化方式加快国有企业混改,建立三种企业制度对接三种资本——国有企业对接国有资本,股份公司、上市公司对接公众资本,产权市场对接PE的机构资本。三种资本以三种企业制度——独资企业、国有企业上市公司、有限合伙,以三种企业制度对接三个市场,获得三种资本,混合发展,集成三个资本混合发展运作,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组合。

嘉宾点评 精彩互动


图:孔丹理事长为邓志雄董事颁发聘书

孔丹理事长为邓志雄董事颁发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客座教授聘书并对今天的讲座内容进行点评。

孔丹表示,邓志雄做过厂长,矿长,做过上市公司董事长,又做过国家经贸委的领导干部,后来又到了国资委任职,在长期实践的过程中进行思考,其意义已经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理论和实践的分野。邓志雄从历史的视野、宏观的角度提出了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重大意义和必要性,非常值得我们思考。同时,邓志雄详细的讲解和生动的阐述也为在场的同学们上了一堂浓缩版的“企业运作指南”课。孔丹认为,混合所有制有效化解了“国进民退”、“国退民进”的思维定式,不能“为混而混”,混改的最终目标是解决企业发展问题、提升竞争力,培育世界一流企业。


图:李冰局长

国务院国资委资本局局长李冰点评认为,邓志雄以其深厚的理论功底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对混改的历史历程做了缜密的梳理和精彩的分析,给大家带来了深深的思考。


图:贾涛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综合室主任、中信基金会青年学会副秘书长贾涛点评认为,科技的发展是人本成为企业的主要竞争力,在这个时代什么最宝贵?就是人力资本。混合所有制不仅仅是公有资本和私有资本的结合,也是资本和人本的完美结合。

整场论坛持续了近三个小时,在邓志雄董事和各位嘉宾对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精彩分析和点评中,大家对混改的制度设计、发展历程有了清晰的认识,同时也对混改的意义和方式有了更深的思考。


图:与会嘉宾合影

/商学院新闻信息中心

/商学院新闻信息中心、卢云开